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知识

二千零八十二章 放歌也能收钱

    旺:我也体会到这种感觉了,千零钱我一直以为音乐是章放有底线的,本想静静地听一首歌,歌也没有想到听到“上五环”的千零钱歌,整个人就落到了地板上,章放以为上环这样的歌也歌就是底了,却没想到还有“皮裤之歌”的千零钱歌曲,我整个人就像是章放落到了地下室。笔神阁 www.bishenge。歌也com本以为到了地下室,千零钱那就到头了,章放没想到还有“我是歌也黑色会”这样没底线的歌,我整个人就落到了地窖;当我落到地窖的千零钱时候,我以为总算是章放到头了,没想到下面还有地壳,歌也又让我听到了“我是活擂疯”的歌曲;掉在地壳上就该到头了,我万万没想到下面还有地狱,我又听到了“我是大傻帽”的歌曲;拼死落到了地狱里的,结果是死了也没想到,地狱居然还真有十八层,还能有更没有底线的歌曲“圣诞夜”。当时我整个人都崩溃了,我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世界还能有这样没底线的歌曲,真是太恶心了。

    康:你怎么知道的,我把这些歌都收录到了我收保护费全新专辑里,想想这些菜农,他们能有多大的能耐。他们能忍受一首歌,如果一首歌不能让他们乖乖地交出钱来,那就用二首歌,他们还能忍吗?如果二道歌都没有用的话,那就用三首歌,没有三首歌解决不了的事。不管是谁,都没法能站着听完三首歌,因为能站着听完三首歌的人是不可能出再在这个小小的菜场的。

    旺:也是,菜场虽然有很多的人材,可是这里的人都是平民,平民怎么能受得了这种乌烟瘴气的歌曲。大哥,你别放了好吗?我给你跪下了,求你别放了,只要你不放了,你让我做什么事我都答应你,哪怕你让我去吃翔,我也愿意的。

    康:我没有让你吃翔,只要你把保护费交了就行了,我的要求也不高,我都是行业标准,至少比城管大人的收费要公道多了。

    旺:谁的人生不辛苦,谁的生活不扯淡的,该交的钱一分不能少交,不该交的钱,我们还是得交,这就是老百姓,不是吗?

    康:没有我四个低音大炮口攻不下来的城池,只要炮口对准了谁,那都是他的恶梦。

    旺:哎,这个世界真是太疯狂了,我有点适应不了。

    康:不管是夫妻,情侣,还是朋友,走的长远,彼此之间相互信任最重要,我并不想放这些歌来对付你们的,确实是惨无人道的,只是我要是不放这些歌的话,你们会乖乖的把保护费给我交出来吗?

    旺:我了解大哥你的为人,你不是成不得已,不会放这些歌出来的,你是为了他们好,更是为了能顺利的收到钱。

    康:我信任我所有的朋友,我相信你们都会理解我的,你们真是太让人感动了,只要我一放这些歌,全菜市场的人都帮我,劝那个不懂事的人赶紧把钱给交了,大家对我真是太好了。

    旺:谁让你把“圣诞夜”这首歌放出来了,大家能不给你钱吗?真是恶心的人唱恶心的歌,真以为自己圣诞老人了,拿起根绳子,不断的挥舞着手里的绳子。把菜农当成是自己的麋鹿,没事扔个鞭子,就准备驯鹿了,关键这麋鹿还特别的配合,真把他当成是自己的主人了,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身份。看到这样的场景,你让我们怎么想的,真是恶心到菜场里了,恶心到家了。

    康:什么鬼,我们没有驯鹿,我们不会这个,我们东二城没有这么可爱的小鹿鹿的,我们没有机会驯的。只有帝都这样的大城市才有可以的小麋鹿,而且还有优秀的驯鹿师。

    旺:你不知道唱这歌的人是谁吗?

    康:我只知道放这歌能让我赚钱,只要能赚钱就行,我管唱歌的人是谁啊!

 

分享到: